澳彩网彩票app下载

咨询电话:029-88518702
欢迎来到西安东方艺术职业学校官网 来校路线联系我们

教育公平需科学认识与推进

发布时间:2016-06-23 11:35 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十二五”期间,我国着力发展教育公平,通过大力发展农村教育、着力提升中西部教育发展能力、加大特殊群体扶持力度、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以及招生制度改革等,在教育公
作者简介:钱春富(1973-),男,教育学硕士,楚雄师范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教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及教育地理学研究;罗明东(1962-),男,楚雄师范学院校长,云岭学者,教育学博士,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教师教育、高等教育、教育地理与区域教育。(云南楚雄 675000)
课题来源:2015年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西南民族地区县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5XMZ085)阶段性成果
教育公平,世界各国的共有难题
最近,电视台、网络等媒体关于“寒门再难出贵子”辩论不绝于耳,以教育公平为主旨的争论与批判也此起彼伏,教育公平问题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舆论的哗然带来困惑:中国已然是世界教育大国,并且也正逐步靠近世界教育强国,为何对教育公平的质疑声连绵不绝呢,教育事业发展的诸多改革似乎并未使人们的教育公平感明显增加。是政府对教育公平重视不够,亦或推进教育公平的努力不足,还是我们的教育改革出了什么问题?
事实上,新中国历届政府都高度重视教育公平问题,1949年建国时《共同纲领》就已确立“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教育发展方针,体现出重视教育公平的教育发展观。此后,历届政府均将发展教育公平作为政府工作的重要目标及任务,历次“五年规划”均将推进教育公平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内容,尤其是“十二五”期间将“促进教育公平”作为教育事业改革发展的首要任务,在制度、政策等方面着力推进,开展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如招生制度改革、大力发展农村教育、加大困难学生扶持力度、重点支持特殊教育发展、着力提升中西部教育发展能力以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等大范围的探索与实施。这些改革与努力在教育公平上向社会释放大量“政策红利”,使得教育公平的许多理念在我国成为现实,极大改善了中国社会的教育公平现状。
但教育公平是一个历史难题,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教育公平问题本身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社会问题。因此,在教育公平问题上,舆论哗然几乎是各国政府都需面对的问题,争议本身也并不奇怪。即便是当今最发达并号称世界上最民主的美国,在教育公平问题上也时常显露“捉襟见肘”的一面,其设计的制度及推行的许多措施同样引起美国社会的诸多哗然。比如,美国两党一致认同并于2002年1月8日签署实施以推进美国社会教育公平的“NCLB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也一度引起美国社会对教育公平的广泛争议,一些地方政府质疑“NCLB”,认为“NCLB”“促生了新的教育不平等”,甚至“破坏了教育的品质和公平”,有的州干脆拒绝执行、抵制或变相执行。
尽管如此,舆论的哗然与争议却反映出教育公平发展尚存在着“理论短板”与“实践瑕疵”:理论上的分散与欠整合,导致认识上的分散与分歧,从而对同一个教育公平问题在理解、评价及处理上表现出 “仁者见仁”;理论上的残余与理论盲区存在,导致教育公平存在理论死角,尤其是对“转型社会”教育公平的理论诠释,从而形成“解释残余”;理论认识的传统化与局限性,难以突破认识困局,无法完全应对教育公平发展的深层次挑战;实践层面对本质、规律与科学发展观的体现不够,导致执行中的偏差,从而产生事实上的“功利化”与“不适应”。教育公平发展中的这些“短板”与“瑕疵”,使得国家教育公平的“政策红利”被“稀释”,政策收益打了折扣;同时,这也是舆论哗然与争议的一个重要根源。因此,进一步发展教育公平并迎接“十三五”挑战,需要科学认识与科学推进,从理论与实践两个角度深层次突破,补齐“理论短板”并消除“实践瑕疵”。
一、补齐理论短板,科学认识教育公平
教育公平理论的分散性、残余性、局限性,是当前我国教育公平理论的“三大短板”。这些短板主要缘于对教育公平概念建构的分散化以及理论整合度低,理论死角的存在以及理论研究的滞后性,对教育公平本质与核心价值理解的模糊性以及理论研究的传统化。其最为集中的表象反映在“简单平均主义盛行”、“解释残余存在”与“教育公平观模糊”,而这些表象的背后,则带来教育公平理解的片面化以及实践当中的“功利化”与“不适应”。作为“行动先导”,教育公平理论是教育公平改革实践的关键一环,必须补齐理论短板,进一步整合并构建系统化现代教育公平理论。应抓住三个重点:
首先,理清价值导向,走出“简单平均主义”。“简单平均主义”是对教育公平的低层次理解,这种理解不能说是错误的,但却是不全面和不客观的。“简单平均主义”的形成主要是受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孔子以及近现代西方“教育公平观”等朴素教育公平思想的影响,其实质是教育公平认识的简单化与片面化。事实上,“简单平均主义”所追求的“完全均等”不仅在阶级社会是一个不存在的假设,即便是到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社会,个体教育需求及个体发展的差异性也仍然决定了不同人对教育的不同需求。教育活动的根本是“人”,个体间的差异从客观上否定了“简单平均主义”。因此,人类永远无法实现每个人分配同等的教育资源、接受完全相同的教育以及获得同等程度的发展。这既不科学,也不是一个客观存在。
其次,突破认识困局,教育公平的核心价值是“教育公正”。教育的本质是实现人的发展。由于个体教育需求及发展的差异性始终存在,教育公平将最后落实到每一个人,无论背景如何,在教育权利、教育机会、教育资源分配及个体发展方面均能得到“无私而公正”的对待,即实现每个人在教育机会、教育过程、教育结果三个层面“应得与对称”的保障,使每个个体的“可行能力”最大程度地释放。因此,教育公平的核心价值与终极目标是“教育公正”,其基本的发展原则是“合理分配教育资源”,基本的评判标准是“应得与对称”的实现程度如何。如果每个人在教育上都得到“无私而公正”的对待,在教育资源上取“应得与对称”的,在个体发展上最大程度被释放“可行能力”,即每一个个体都能实现其身心发展的最大化,也就实现了教育公平。
其三,肃清“解释残余”,突出“转型社会”的理论创新。我国教育公平理论还存在诸多“解释残余”,其中“转型社会”教育公平的理论诠释,是当前我国教育公平最大的“解释残余”,这种“残余”致使教育公平存在许多理论死角,在教育公平现状的理论解释上难以满足实践要求。在这项工作上,教育公平的“阶段论”为我们提供了初步的解释框架,但转型社会教育公平的许多细致特征还需要深入研究以发现,才能客观表述我国社会现阶段的教育公平现状。此外,“效率与公平”、“自由与公平”以及“优秀与公平”这三对关系应该在理论上得到更充分的解释与权衡,方能从经济、政治、教育等角度对转型期的教育公平作出综合理解与客观分析。总的来说,肃清“解释残余”必须立足丰富与创新的角度,对现有教育公平理论进行“针对性丰富”与“创造性发展”。
二、消除实践瑕疵,科学推进教育公平
好的理念需要实践付诸落实,好的政策需要好的执行来确保收益。所谓“实践瑕疵”,就是教育公平落实环节的一些偏差,其基本而集中的表现是教育公平实施中的“理想化”、“功利化”、“空泛化”与“表象化”,这些问题偏离了教育公平发展的基本规律,不仅不利于教育公平的科学推进与逐层落实,还会造成资源浪费,甚至促生新的不公平。之所以会存在实践瑕疵,除理论局限之外,也会受一些不当政绩观的牵引及影响,更为主要的,是对“规律”、“本质”“科学发展观”的重视与把握不够。为此:
一是要把握教育公平发展规律,遵循规律推进教育公平。任何事物都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教育公平的发展也不例外,“渐进性”、“层次性”、“阶段性”、“差异性”、“相对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等,都是教育公平发展必须遵循的基本发展规律。一旦违背这些规律,教育公平的实践就可能出现事实上的“背离”与“偏差”,从而导致 “理想化”与“功利化”行为发生。
二是要把握教育公平本质,在实际工作中“抓住本质”。从教育“发展人”的本质出发,教育公平的本质就是“以人为本”,其核心价值在于个体在教育上取得“公正待遇”,即教育赋予每个个体最大化释放“可行能力”或“潜能”的对等条件。因此,教育公平实践应紧紧抓住“人”这个根本,一切从“人的发展”出发,一旦偏离,则可能导致教育公平的“空泛化”与“表象化”。
三是把握科学发展观,坚持“逐层推进”及“指标与内涵并进”。科学发展观的宗旨是尊重事实与可持续发展,在推行教育公平的实践及政策执行中,必须重视事实上的差异与长远发展。以“教育均衡发展”为例,高等教育领域与义务教育领域之间的差异性,就不能在“均衡发展”上简单地将二者视为等同或轻易套用。此外,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工作中,也应立足长远目标与可持续发展,坚持“指标与内涵并进”,不仅考虑“资源数量均衡”,还应考虑“质量及水平均衡”。
三、引入多视角,全面促进教育公平
当然,教育公平是一个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教育公平本身也不是一个完全单纯的教育问题。从学科层面看,教育公平涉及教育学、社会学、政治学、伦理学等诸多学科;从教育领域看,又存在基础教育、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特殊教育等领域差异;在社会领域上,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社会阶层等多领域;在改革发展领域,则牵涉法律法规、社会制度、国家政策、教育政策等多个层面。因此,发展教育公平还必须树立“统筹协调”观,坚持多视角、多层面考虑问题,确保“宏观政策设计”、“中观制度建设”与“微观措施执行”的协调一致与齐头并进,才能在深化教育公平的道路上迈好坚实步伐,并最终形成“政府主导、全社会共同推进教育公平的”良好社会氛围。
此外,还应重视一些新兴学科及研究成果对促进教育公平提供的“新视角”,如由罗明东博士倡导并在近几年得到较快发展的《教育地理学》,从“教育发展与地理环境的关系”角度对教育公平进行了新的解读,提出“教育资源空间结构与布局不合理影响教育公平”的论断。这一新兴学科及其研究成果从“教育的空间结构改善”角度为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发展提供了新的增长视角,应在教育公平的理论与实践中加以重视和应用。 

热门专业

029-88518702

学生作品推荐


金凤凰彩票app 状元彩票app 博乐彩票app下载 天天彩票app下载 天天彩票app 98彩票投注 金凤凰彩票app 趣彩彩票app 98彩票app下载 88彩票app